已有3302人訂閱了新聞
大陸賽馬網 > 騎士 > 騎士訪談 > 中國騎手黃祖平

中國騎手黃祖平

2013-07-18 17:18:03 來源:央視《東方時空》

(注:本文采訪時間是2007年9月)

我們60年代這一撥人里邊,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情結,你應該成為國家的棟梁,至少要成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我沒趕上戰爭,我沒機會去當兵,我都沒趕上,這把讓我趕上了,我覺得這是在和平條件下,和平年代能夠讓我實現這種和馬在一起去超越、去戰斗,我這個事情還能跟國家、還能跟奧運聯系起來、我覺得這實實在在是一個巨大的個人的一個生命價值的體現。——黃祖平

黃祖平是一位中國人,2002年開始,他自費從祖國來到近萬公里外的德國學習馬術,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取得2008年奧運會馬術比賽的參賽資格,讓奧運會歷史上從沒有中國人參加的馬術比賽的記錄從此真的成為歷史。記者采訪當天,黃祖平要參加的馬術比賽是早上八點開始,賽場離黃祖平住的地方有一百多公里,加上路不太熟。清晨五點半黃祖平就和助手出發了。

【記者】:比賽通常這么早起來?

【黃祖平】:沒準,還有晚上的,有時候它晚上十點的比賽。

【記者】:最遠開車跑多遠?

【黃祖平】:最遠、最遠跑意大利,意大利要開兩天,意大利我要翻阿爾卑斯山。

黃祖平是北京人,大學畢業后,被分配到了國家機關,幾年后他成為單位里最年輕的副處長。1997年黃祖平下海經商,做了一家進出口公司的副總,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黃祖平對騎馬產生了興趣。

【黃祖平】:馬術比賽的錄像,那時我老看,然后看得還是喜歡,然后這里邊有幾個鏡頭,這個慢動作表現了人駕馭馬超越這個欄桿,這幾個鏡頭給我印象特別深,看完之后說,明天我就要上馬,明天我就要騎馬,我也要騎到這種能夠駕馭馬、控制馬,那種人馬合一,能夠超越障礙,我就想。

但真正讓黃祖平放棄待遇優厚的工作,把全部精力轉移到騎馬上來的原因,是和北京申奧成功有關,2001年北京申奧的成功,讓黃祖平和很多中國人一樣,更多地開始了解這項人類歷史上最重要的體育盛宴,黃祖平發現在百年奧運史上所有的項目中,只有馬術比賽從未出現過中國人的身影,從沒有中國運動員拿到過奧運會馬術比賽的資格,這件事深深觸動了黃祖平。他做出了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決定。

【黃祖平】:當時我在北京也算騎得最好的這么幾個了,然后申奧又下來了,我又知道這些馬術,當時我在理論基礎準備上,我已經準備了,應該說有一些積累了,把這些東西都加在一起了之后,所以這么說出來了,我要做這件事。

從2003年來德國學習騎馬開始,4年多的時間里,黃祖平已經參加了幾十場各級別的馬術比賽,賽前的準備工作,他和助手已經是輕車熟路了。馬術比賽最早是一項貴族運動,在今天看來也是如此。一匹比賽用馬常常要幾十萬歐元,騎手的一雙馬靴也要三五百歐元,相當于三五千人民幣。

【黃祖平】:我什么時候才有第一雙德國靴子,我2006年1月才有第一雙這德國靴子,我覺得它這個皮子薄、做得貼。

馬術比賽是一項復雜的運動,也是奧運會所有比賽項目中惟一一項人與動物合作完成的比賽項目,比賽前騎手要仔細地觀察欄桿的間距和牢記跨越欄桿的先后順序。

【黃祖平】:開始我到這兒,一看到這就比較很緊張,現在我可以不緊張,你就是跳不好,馬停了,或者出什么問題了,都會應對自如,你要緊張會傳遞給馬,你的放松也能傳遞給馬,很多種問題,你記不住路線,然后你的馬有緊張型的馬,你自己又怕它緊張你又緊張,很多很多種因素這在里邊,你比如像他們這些年輕的騎手,他們從小就在這比賽,他們比賽場次

可能是我的一百倍,就這么簡單,他有經驗、他不緊張。

黃祖平說在德國注冊的馬術運動員有30萬人,很多孩子從十幾歲就開始參加馬術比賽,馬術運動在德國的普及程度,幾乎相當于乒乓球運動在中國。馬術比賽有障礙賽、盛裝舞步和三項賽,黃祖平參加的是障礙賽,馬術的障礙賽主要分為兩個級別,分別用英文字母的M和S代表,S級比M級的欄桿更高,路線更復雜,打分標準為0分起,掉一桿或停頓一次扣4分,扣的分數越多表明失誤越多,沒有失誤為0分、俗稱0點。今天和黃祖平一起準備參加比賽的馬叫希冀,是黃祖平2006年8月剛租到的一匹馬。希冀的身體條件非常出色,用黃祖平的話說,只要是它想跳,多高的欄桿它都能跳過去,但是希冀惟一的缺點,就是膽子有點小,常常會在一個陌生的欄桿前停步不前,在以往的比賽中,希冀出現過好幾次停頓的現象,今天黃祖平最擔心的也是這點。今天的比賽黃祖平和希冀被排在第十七位出場,黃祖平參加的是一場M級的比賽。

黃祖平和希冀獲得了第五名,這對黃祖平和希冀來說是一個很不錯的成績。按照慣例,比賽的主辦者要給獲得好成績的騎手和馬頒獎,給馬戴上一朵象征榮譽的小花,還會播放歡樂的樂曲,讓馬在樂曲中翩翩起舞。

黃祖平生活訓練的地方,在德國中北部一個叫里森貝克的小鎮,在這個小鎮上,平時只有黃祖平和他的兩個助手三個外國人,黃祖平的兩個助手中,除了小顧還有吳文。

【助手】騎手他的所有精力必須要放在騎術上,而他想的只能是靠我們來實現,比如說給馬的一些什么護理啦,刷飾啦,因為他還有別的馬要騎,所以只有交給我們。

黃祖平訓練的地方叫貝爾鮑姆馬場,是以黃祖平的德國馬術老師

路德格·貝爾鮑姆的名字命名的,黃祖平平時一直稱他的老師路德格·貝爾鮑姆為老路,老路八歲開始騎馬,拿過八次德國馬術障礙賽冠軍,并代表德國國家隊參加過五屆奧運會,拿過四屆奧運會冠軍,現在,老路是世界馬術協會俱樂部的副主席,昨天他剛剛被邀請參加了世界馬術聯合會的一次會議,會議的一項重要內容就是聽取中國馬術協會關于2008年北京奧運會馬術比賽的準備情況的報告

,作為2008年奧運會舉辦國,中國自動擁有了6個馬術比賽名額,代表中國參加比賽的選手必須擁有中國國籍,但擁有名額并不代表隨便一個中國的馬術運動員有可以參加奧運會的馬術比賽,中國的馬術運動員還要提前拿到參賽資格,這個資格的標準由國際馬術協會制訂,對于黃祖平來說,2008年8月8日前,他必須在一場國際的S級比賽中拿到0點,才有參加奧運會的資格,黃祖平的身份特殊,他不是中國注冊的馬術運動員,而參加國際比賽必須有該騎手所在國家馬術協會的證明,在這件事上中國馬術協會特事特辦,給了黃祖平很大的支持。

【黃祖平】:應該說中國馬協在這幾年,從我出來給我的支持很大,最主要的你比如說,我們參加國際比賽,國際比賽必須有國家級馬協開據的證明,沒有這個證明,那你缺一個東西,你比完了之后成績不做數,包括有些比賽都是臨時決定,就差天兩天了,我從比賽商那爭取到位置了,那么電話打回去,傳真發回去,那邊最快的話十個小時,就把證明就給我發過來了。

隨著黃祖平在德國,生活訓練的時間越來越久,很多德國媒體也開始關注這個執著的中國人,這天,又一家馬術專業報紙的記者來采訪黃祖平。

黃祖平提出到贊助商,是一家德國的保險公司,2006年這家保險公司在媒體上知道了黃祖平的故事以后,開始為黃祖平提供訓練和比賽的費用,這無疑給一直自費訓練和比賽的黃祖平幫了大忙,這位卡利帕里,就是那家贊助商的代表,黃祖平要帶他去一家馬具商店看看比賽服裝的樣品。

平時小顧和吳文輪流在馬廄值班,除了照顧馬的正常飲食起居外,每天給馬還要添加一些營養劑,尤其在比賽之前,營養劑的添加一定要準確,否則可能影響馬的比賽成績,再過一天,黃祖平和另一匹叫帕布羅的馬,要參加比賽

黃祖平2007年44歲,5年前也就是2002年,他帶著兩個助手自費到德國學習馬術,目的只有一個,拿到2008年北京奧運會馬術比賽的參賽資格,再過一天,黃祖平和另一匹叫帕布羅的馬要參加比賽,但黃祖平發現,營養劑的添加出了問題。

營養劑是一種調節和增強馬的身體機能的物質,給馬添加營養劑有嚴格要求,每天加幾次,什么時候加,每次加多少,都有明確規定,一旦加錯,很可能對馬的身體造成損傷,對于黃祖平來說,離奧運會越來越近,屬于他們的時間就越來越少,決不能在任何一個環節出問題。

【黃祖平】:15毫升針劑。像你們這么喂遲早要出問題,你記得住嗎?這兩個馬的?對不對?都一塊兒商量好了,弄清楚了。干幾年了,真是沒法說你們,15毫升記住了。

(助手)嗯,記住了

【黃祖平】:這些東西你得討論,要不然這塊知識你老是空白,你老弄不清,這幾匹馬你得弄得滾瓜爛熟的,對不對?這是規律,你們是看著這玩意兒,就不知道該怎么干活了,不是,那平常你們也沒這樣,到關鍵時候,為什么呢?明天這個馬如果要跳蝦米了,我們就沒有馬了,知道嗎?不能比了,肯定不讓比了,你們連打了多少格了?那沒得比了,所以你們得把這事算好,都不是小事,這些事你們也算不清楚,你就記著你下料的時候,大家放在一起商量。

【黃祖平】:等會兒又盯著馬,我也得盯著他們,我肯定是像父親,像兄長一樣的,又像單位領導,這幾個角色你同時扮演,而且你有時候還得扮演當母親的角色,你比如說它三天不拉屎,你就得著急,病了,在這病了全完蛋了,這種醫藥費或者住院,我們都沒有辦法,你說它一天拉一泡稀了,你也著急,所以這些東西他小伙子他不在乎,他不當回事,所以你都得盯著。楊威,趕緊來咱們把工作說一下,上完了,上完了,上完了。行,今天下午,我在馬房跟你們倆嚷嚷,是有原因的,你們這么長時間了,這種事情應該是很清楚的,現在達到今天這情況,已經到了應該說是最好的狀態,從來沒有過,下這么多工夫,為什么我今天跟你發火呢?你拌料時候你就沒想到,這馬明天出不出,然后我專門在卡車上,今天沒跟你談,是什么呢?我想回來我們三個一塊兒商量。到今天為止,我們已經打得相當好了,這100多個騎手我們現在排在大概二十多三十的位置上,整個韓國隊都在,那么多奧運騎手,世界第一德國的奧運隊都在。他們也有掉的 是不是?我們這是淘汰嘛,打到這樣已經相當好了,已經非常那什么了,到了今天明天再打,肯定咱就不打黑手,所以明天…是只能成功,明天不成功的話,這拿什么馬?

明天黃祖平要參加的是一場S級的比賽,這次他將帶著他現有的兩匹馬一起參加,作為今年的第一場室外比賽,S級對于黃祖平和這兩匹馬來說,都是一次考驗,黃祖平有些放心不下,晚上11點他又來到了馬廄。

【黃祖平】:天氣突然熱了,突然熱了之后,然后開窗了,開窗之后,天氣熱了這樣一開窗之后,再檢查一下,摸它底下的溫度是不是正常,不能說讓它涼快了,一下太冷了,太冷像這種馬,身上都有一些傷病,但是開窗對它整個的,呼吸新鮮空氣什么特別好。你比如說,對我來講,我每天的主要工作,我不在一起的時候,主要想研究這些,都是想關于它們的,這就像怎么講,很細很細的,你要對它的了解,因為它不會說話,全靠你來想,有可能是你比如說它吧,它被所有的能力,它的技術是最好的,它跳躍能力應該說是馬里邊算好的,它的基本功應該說是,整個這馬場里邊,基本功最好的馬,這里的馬基本功都不如它,它什么都好,就是它你說是膽量不行,是哪不行,就某個地方有問題了,那你說人要是說都有那么高的,溝通能力,你把那個問題解決了,那這就是一匹,這就是一匹最好的馬。

黃祖平今天參加的是一場S級的比賽,近一年來,黃祖平參加比賽的頻率明顯增加,因為離2008年奧運會越來越近,他拿到資格的機會也越來越少,每天黃祖平的睡眠時間只有四到五個小時,為了讓自己保持清醒,開車的時候,濃茶和他愛聽的老歌是必不可少的陪伴,這個清冷的早晨,黃祖平這個44歲的男人,正在為祖國為自己的夢想執著前行。

在德國,不僅馬術比賽的騎手多,喜歡馬術比賽的觀眾也很多,也許因為是S級的比賽,看臺上坐無虛席,在今天的比賽里,有近80位選手參加,其中有近10位是世界排名前100名的障礙賽選手,和高手同場競技是一個絕好的學習機會,如果能獲得好成績對黃祖平來說,更是提高自信的最好途徑。S級的比賽和M級的比賽相比,欄桿更高 路線更復雜,這個級別也是黃祖平面臨的真正考驗,因為奧運資格比賽的難度和這個比賽的難度相近,但這場比賽黃祖平和他的馬發揮有些失常,共掉了三桿,停頓了一次。這是黃祖平和這匹叫帕布羅的馬,從未有過的失誤,問題可能出在馬的身上,也可能是騎手的原因。

【黃祖平】:馬沒有任何問題,馬非常好,我在那道單橫上,我已經出了問題太近,讓它看得太晚,它已經跳了,后邊都沒問題,就在拿第七道上,第七道測距,測距測的時候,轉彎的時候晃了一下,是不是這個,就是緩了一下,一遲疑之間把距離給丟了,等半天等這么一輪,等這么一輪,這個問題又無數次地,出這樣的問題那樣的問題。

實際上馬術比賽中的失誤在所難免,畢竟是一項人與動物共同完成的比賽,人馬合一的最高境界更多的時候只是傳說,但每次失敗,黃祖平從來不認為是馬有問題,他總是認為自己的騎術還有欠缺,離奧運會只有一年的時間,如果拿不到資格,黃祖平和助手在德國五年的艱辛都將付之東流。

【黃祖平】:應該說我天天都想家,我沒一天不想家,在這有份工作,對我來講不是難事情,很容易的我有一份工作,而且還比較好的工作,但是讓我在這長期生活在國外如果不是為了這件事的話,那我做不到,所以說想家這種情結,是天天的,很強烈的。

第二天黃祖平早早地就找老路,請他幫助自己查找失誤的原因,老路是黃祖平的德國馬術老師,曾經代表德國國家隊拿過四次奧運會的馬術冠軍。老路聽了黃祖平的介紹后,決定下午給黃祖平單獨練習。突然黃祖平的馬又出現了停頓現象。

到2008年奧運會開幕之前黃祖平還有20多場國際S級的比賽可以參加,他只要在其中的任何一場比賽打出0點,他就可以成為中國奧運會馬術比賽運動隊中的一員,但這個目標對于一個40多歲的男人來說,并不容易。

(注:本文采訪時間是2007年9月)


 1  
TAG標簽:中國騎手,黃祖平,


關于我們 | About Daluma | 版權聲明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咨詢/合作/投訴:[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0-2013 dalu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35076號-1

玩云南快乐十分